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 经济信息>> 正文

左晖突然离世 贝壳的未来该朝哪个方向走?

人民财经网  2021-12-09 13:31:51 阅读:92
核心提示:

20年间,左晖用“真房源”构筑了贝壳的护城河,将贝壳打造成中国首屈一指的居住服务平台。

左晖,是房地产界公认的清流,是房产中介的颠覆者。左晖用“透明交易”抵抗坑蒙拐骗,并因此获得成功。他曾说,这个时代,需要做难而正确的事的逆行者。

从链家到贝壳,借助资本力量,左晖的商业帝国快速扩张。截至2020年底,贝壳旗下门店4.69万间、中介人员49.31万名,占了行业总人数的四分之一。

2020年8月,贝壳登陆美国纽交所。这一年,公司首次实现盈利。

然而,中介费太贵,扭亏为盈的贝壳也被贴上了垄断标签。58集团首席执行官姚劲波前不久大声疾呼,对贝壳“二选一”罚款40亿元。

5月20日,与病魔抗争了8年之久的左晖,走了。泰康集团董事长陈东升、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、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以及潘石屹、张文中、胡葆森等纷纷悼念。

集清流与垄断于一身的贝壳,这个左晖色彩浓厚、规模达万亿的商业帝国将何去何从?

勇当行业革新者

“明明可以站直了赚钱,为何还要坑蒙拐骗?”这是左晖生前反思中介行业讲过的话。

斯人猝逝,业内一片哗然,“行业教父级成就”、“行业革新者和颠覆者”等评价中,不乏“行业巨大损失”的惋惜。

左晖留下的最大财富,是要推“真房源、透明交易、不吃差价”,这对行业影响深远。而这,说起来容易,行动起来却绝非易事。

1971年,左晖生于陕西,求学于北京化工大学,1992年,大学毕业后开始北漂生涯。当时,他被分配到北京郊区的一家工厂,但工作没多久,他选择了自谋出路。

中关村软件公司当客服,三年后转做销售,跨行至保险行业,这些都没有激发左晖的潜能。

2001年,是左晖人生转折点。这一年,他创办了链家,进军二手房买卖领域。

二手房买卖,20年前是一片混沌的行业。京城市场,先行者中大恒基等占领了大部分市场,要想顺利打开市场并不容易。但左晖选择做逆行者,为京城房产中介市场注入一股清流。

左晖的做法颠覆和重塑了行业规则。链家成立早期,他给公司立下规矩——“真房源、不吃差价”、“要站直了赚钱”。后来,链家将房子从线下搬到线上,采集数据、建立数据库,创建“楼盘字典”等。

一名证券大V回忆,10年前,链家声明“真房源”,公开有奖举报,只要在链家平台上发现了虚假信息,每举报一条可得奖励100元。这名大V之妻利用周末,登陆链家平台对照所居住的小区找漏洞,找完了又找其他熟悉的小区,一共发现了100多条虚假信息,诸如同一户型不同朝向的房子采用相同照片等。最终,链家逐一认定,向其发了1.1万元奖励。

不走捷径,实实在在推“真房源”,不去坑蒙拐骗,左晖执掌的链家迅速崛起。

当然,链家的快速成长,除了敢当逆行者外,也与机遇直接相关。

2005年,楼市调控,链家逆势扩张。京城房产中介龙头因其老板入狱而崩塌,行业变局也给了左晖扩张良机。

摸到了房产中介门道的左晖,在市场变换中,坚持“真房源、透明交易”,构筑了自己的护城河。与此同时,借用资本力量,链家掀起了在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,德祐、中联、盛世管家、高策等地方竞争对手,均被其收入囊中。链家也因此一跃成为中国最大房产中介。

2018年,是左晖的第二个转折点。这一年,贝壳横空出世。贝壳成立的使命,是链家从中介到平台的转型,也承载着左晖上市的梦想。

链家缩进贝壳,2020年8月,贝壳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,左晖拥有约38%股权、81%的投票权。截至今年5月21日,贝壳总市值597亿美元,以此计算,左晖财富约为226.86亿美元。

贵与二选一的质疑

革新与颠覆,逆行的贝壳成了国内行业王者,左晖跻身富豪之列。但是,随之而来的是不绝质疑。

贝壳成立后,左晖将链家的经营管理系统和大量真实房源信息共享给同行,而其他房产中介需要入驻贝壳,做贝壳的“卖家”。借助互联网思维,贝壳成了一家实实在在的房产中介平台。

数据显示,2018年底,贝壳连接了121个房产经纪品牌,1.96万家门店、16.8万经纪人。到了2020年6月,贝壳连接的房产经纪品牌超过250个,不到两年翻了一倍多。

贝壳经营业绩也实现了高速增长。2017年至2019年,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5.06亿元、286.46亿元、460.15亿元,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-5.74亿元、-4.68亿元、-21.84亿元。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-7.61亿元、-7.89亿元、-25.21亿元,亏损幅度逐年扩大。

但在2020年,随着贝壳上市成功,经营业绩大幅改善。这一年,贝壳总交易额3.5万亿元,营业收入达704.81亿元,同比增长53.17%,净利润27.78亿元、扣非净利润18.98亿元,均实现了扭亏为盈。

贝壳的偿债能力也明显增强。截至2020年底,其资产负债率为35.96%,较上年底的53.12%下降17.16个百分点。

亮丽业绩背后,也遭人“嫉妒”。转型后的贝壳动了同行奶酪,早在2018年,58集团的姚劲波就与我爱我家、中原地产、21世纪不动产等房产中介成立“反贝壳联盟”。同时,贝壳还被重庆等地中介指责“垄断”“非常规手段和不正当竞争”等。

今年4月,阿里巴巴被认定为存在“二选一”垄断行为,被主管部门罚款182亿元。正逢此时,姚劲波乘势而上,称贝壳存在“二选一”为,呼吁主管部门对其罚款40亿元。

房产中介对贝壳是有怨言的。这源于贝壳收取的中介服务费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贝壳双向收费,即买方、卖方均要向其交纳合计3%的中介服务费。

一二线城市,一套房产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,3%的中介服务费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因此,行业内质疑贝壳收费太高。

收费贵、平台被指“二选一”,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。质疑之下,贝壳靠什么延续快速增长?

一个不容忽视且较为急迫的问题是,贝壳的未来,该朝哪个方向走?

没有一个强人色彩的掌舵者,是不容易推动行业产生革新的,因此,贝壳是一家带有浓郁的左晖个人色彩的公司。左晖的突然离世,成了贝壳之痛。

后左晖时代,贝壳能顶着光环前行吗?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产品与服务 | 法律声明 | 隐私保护 | 招聘信息 | 征稿启事 | 联系我们
人民经济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24 finance-people.com.cn/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9618号-2
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585号

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东升园华清嘉园13号楼
服务咨询QQ:3550235802 投稿邮箱:3550235802@qq.com